田瑾优子

被窝,你为什么是被窝呢?

《微草村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杰希爸爸生日快乐!
给杰希爸爸的生贺文。
日常ooc,日常小学生文笔。
非常短小,娱乐向。
乡村爱情故事风格,不用理我了,我有病。

可以的话↓








  《微草村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1】
在遥远的一个山坳坳里,有一个微草村。
微草村是个穷村,但是,人穷志不穷啊!
众村民盼日盼夜盼党中央,终于盼来了一个知青辅助改善村貌。
这个知青就是王杰希。
【2】
那天,王杰希背着县里买来的帆布包,相当斯文得啃着手上的煎饼果子。
路过的村民事后想想,就给了一句话。
格,一看就是一副有学问的模样,连眼睛都和我们不一样。
隔壁兴欣村的村支书叶修听说这事后,立马笑到炕上,说特么不就一大小眼吗,说的这么文艺,这个叫王杰希的有点水平。
【3】
王杰希到了便是去问村长村子的教育情况,然后村长的答复后他的大小眼更加严重了。
我们这儿可是有个好学校的。
村长这么说着一脸自豪的领着王杰希晃到了一个大草房边上,可是像极了传说中的油麻地小学,活像!
【4】
王杰希开始给村里的娃上课,但是也总是有些不顺利。
“大家把书翻到第27页……今天一帆怎么不在?”
“王老师,隔壁兴欣村的叶修把他拐过去种地了,他说一帆种地特有天分,可以成为一代种地大师。”
滚他个犊子种地大师是什么鬼东西。
【5】
微草村和兴欣村之间有一个蓝雨庙,庙里有个住持叫喻文州。
蓝雨庙向来和微草村不对头,来了王杰希后更甚。
“凭什么我们蓝雨庙没有知青啊?凭什么?就这个我们就不能和你们好过。还有那个知青王大眼,你上次求签的香火钱还没给,还有……”
先不管这个叫黄少天的小和尚为什么话这么多,你倒是给一个为什么要向庙里发知青的理由啊?
【6】
每当这个时候,住持喻文州就会出来和事。
然后开始讲从前有座山,山上一座庙,庙里有个卢瀚文……    


“靠,大眼还真睡着了!要不要脸这!”
怎么回事?
“少天,安静!”
唉?
“早知道爷就不那么早了,人家都还在睡我们来干什么。”
“同意这个说法。”
“……如”
“周队说如果王队喜欢就好了。”
“那个,谢谢前辈都过来帮忙……”
刚刚是?
猛然睁开眼睛,王杰希的行为明显吓着了一个妄图在自己脸上画些什么的熟人。
“啊……哈,王杰希你醒了啊。”黄少天有些尴尬的把马克笔藏到身后去,“大眼你可别想歪,我拿出马克笔只是想给你写下给帅气的剑圣签名。不要误会,我没想在你脸上涂鸦来着,哈哈。”
可疑,非常可疑!
刚想说些什么,就看见方锐拿着一大块蛋糕扑过来和高英杰试图阻止什么失败的模样,没有来得及回避,一个蛋糕就糊在了脸上。
“成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眼瞧你的傻样哈哈哈哈哈哈哈!生日都成这个样子!” 一旁的罪魁祸首毫无顾忌的大笑起来。
今天,对,今天是……
“生日快乐,队长!”偷偷埋伏着的刘小别把充当彩花用的碎纸条扔向了王杰希。
对,今天是生日来着。
王杰希环顾四周,都是些认识的不再熟的家伙。 突然间的莫名感觉在喉咙里发颤,终于他说出来了。
“黄少天,寺庙是没有知青的。”
黄少天:???
#还没睡醒的杰希爸爸##较真.王杰希限定#

发现神座姐姐没有极乐净土,于是脑补了神座姐姐如果穿那套衣服会色气成什么样子

港社联合论坛01【欢脱向】

【水楼】热烈庆祝港口黑手党和武装侦探社停战与论坛联合
楼主  美丽的女孩快和我殉情

总之如题。禁止一切机密事项透露哦(´-ω-`)
欢迎水楼

2L黑出艺术的二逼

等等,这是什么鬼,LZ你过来解释解释。
什么时候合并的!

3L热烈求爱是成功的基础

同楼上

4L美丽的女孩快和我殉情

回复2L
刚刚

回复3L
同上٩( 'ω' )و

5L微雨斜风轻纸扇

↑LZ你这不能叫做回答哦
顺便问问什么是机密事项

6L美丽的女孩快和我殉情

就是不能说出的东西。
像什么侦探社最近的委托啊,黑手党首领是个萝莉控啊之类的(「・ω・)「嘿

7L黑出艺术的二逼

LZ你已经说出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了!

8L坷垃一千八

我现在丟手机还来得及吗……

9L微雨斜风轻纸扇

↑大概来不及了吧,不过这种事黑手党的大家应该都知道吧……大概

10L美丽的女孩快和我殉情

(。・ω・。)ノ♡不用太担心@【首领】可爱的爱丽丝酱,你们问他是不是就好。
放心吧,这里的网可是坚固的不成样子,查不到IP的。

11L热烈求爱是成功的基础

……LZ你的艾特我没眼瞎吧
特么这是首领吧!

12L微雨斜风轻纸扇

对不起,对不起,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对不起对不起,请饶了我!

13L黑出艺术的二逼

侦探社的一脸惶恐

14L坷垃一千八

侦探社的一脸蒙逼

15L热烈求爱是成功的基础

感觉死定了,即使是侦探社,这种时候都没有关系了,一起死吧,朋友。

16L【干部】其实190

啧,这标签能弄掉吗?不方便聊天啊。
顺手的,现在首领不在,如果你们求我,我也不是不能帮忙把帖删掉。

17L微雨斜风轻纸扇

感动ING
大人不愧是组织里的天使QVQ

18L坷垃一千八

虽然不是很懂,但是没事了?

19L美丽的女孩快和我殉情

切,小矮人又来倒什么乱(。•ˇ‸ˇ•。)

20L【蛞蝓】其实190

哈?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绷带附属品来说我了

21L【蛞蝓】其实190
……

22L黑出艺术的二逼

不知道为什么,我笑了╮( ̄▽ ̄)╭

23L很想被纯白包围

↑LS去死,誓死保护大人的名誉↑

24L热烈求爱是成功的基础

↑LSS去死,大人是天使一般的存在啊!↑

25L细节决定成败

等等,你们就没有发现LZ和190君认识吗!

25L每日吃狗粮

↑LS你的意思是……可能LZ不是黑手党的高层就是侦探社的高层吗?(抖)

26L坷垃一千八

(莫名抖)

27L美丽的女孩快和我殉情

阿拉阿拉,没错,我就是集万千信赖于一身,横滨万千女性的梦中情#WNGYDG%Dwbgfqt
对不起,我是楼主的搭档,楼主刚刚发表了奇怪的话语我对此深表歉意,此楼将于几分钟后删除,并重建,望各位理解。

28L很想被纯白包围

我居然一开始被LZ吓到,现在看来好傻……

29L黑出艺术的二逼

同上,然后是脸滚键盘了吗?好在意。

30L【蛞蝓】其实190

回复28L
虽然很不想这么说,但LZ并不弱。不然老早就被我弄死了。

回复27L
你是那家伙边上那个拿着笔记本的家伙吗……

31L美丽的女孩快和我殉情

你是……他说过的那个戴帽子的?

32L【蛞蝓】其实190

……是我。当他的搭档很不容易吧?

33L美丽的女孩快和我殉情

……嗯,一直以来辛苦了。
头衔可以在设置里解除。

34L其实190

谢谢了。

35L很想被纯白包围

↑一种浓浓的同病相怜感

36L坷垃一千八

↑要不组个CP叫笔帽吧

37L 微雨斜风轻纸扇

↑这个CP是什么鬼啦hhhhhhhhhh

38L热烈求爱是成功的基础

↑你们一个个的大人怎么可能是受啊!

39L黑出艺术的二逼

↑LS你的关注点也不对吧!

40L其实190

……

【管理员 其实190 把此楼设置为不可删除】

42L其实190

呀,看到好东西了

43L坷垃一千八

等等,说好的小天使呢!Σ(っ °Д °;)っ@热烈求爱是成功的基础

44L热烈求爱是成功的基础

↑我怎么知道啊!

45L其实190

不,刚刚不是我。是A酱……

46L很想被纯白包围

……可怕

47L 微雨斜风轻纸扇

……全港黑最可怕的人来了……

48L每日吃狗粮

↑那你还说出来却不拍马屁

49L森太郎记得买蛋糕★

↑才没有呢,我一点也不可怕,你们这些家伙。我要告诉森太郎去★

50L理想最高

总觉得有点胃疼了……

——————————————

这里是新人优子,请多指教٩( 'ω' )و
能看到这里接受作者的瞎BB真是太谢谢了。
虽然大家都猜到了,但是还是说一下
人物与ID对照分别为
太宰治——美丽的女孩快和我殉情
中原中也——其实190
国木田独步——理想最高
爱丽丝——森太郎记得买蛋糕★
森欧外——可爱的爱丽丝酱
【侦探社事务员】
黑出艺术的二逼,坷垃一千八,细节决定成败,每天吃狗粮
【黑手党基层】
微雨斜风轻纸扇,很想被纯白包围,热烈求爱是成功的基础

这其实是大家在水楼互相八卦并且进行相亲的故事【并不是】

【致永远的歌舞伎町】超短已完,烙阳篇结束设定

我不会写文不会写文,全程OOC真是对不起_(:з」∠)_
CP是银土银冲神暧昧向,其实我比较偏向于无CP的。
超渣超短
能接受就


【背景:虚被桂干掉了,万事屋众人回到江户,喜喜经过一系列的事后暗恋上了坂本(不你别闹)因而对众人睁只眼闭只眼,表面通缉实际不抓,鬼兵队变成了稳健派,每天抢抢银行攘攘夷过日子(哪里稳健了)坂本依旧满宇宙跑,神威和其他第七师团的人在歌舞伎町开了家拳道馆,因为挂了神威和星海坊主的名字生意不错以至于夜兔们没有饿死,这时真选组又重新回到了江户。】
雨仍在下,阴沉的有些可怕。
颓然地将刻意遮住脸的《少年JUMP》推开,猩红色的眼眸不自觉的瞟向窗外。
从那天起,那个梦魇消失了,就像从未发生过什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所谓的心里安慰,他自嘲的把JUMP推回,自己究竟是怎么,他也不懂。
神乐吵架的大嗓门早已传入耳许久,从未因此恼怒的他拽着恒古不变的天然卷,冲楼下迁怒的大吼大叫。
骂骂咧咧的打开玄关的门,他却怔住,叫骂卡在了喉咙,说不出来也接不上。
本该和女孩互殴的兄长此时在坐在团子店里,因为莫名挨了顿骂而呆毛厌厌的有些委屈。
打斗来自少女和另一名浅栗色发少年在雨中使绊子弄的自己和对方满身泥泞。
少年察觉到他的目光,刚转过头却又被少女用扫腿踢倒在地,于是继续撕成一团。
关上门,他也怅然,莫名的某种失而复得,带着几分的安心与厌恶。
又躺回去,不久新八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催促着神乐洗澡换衣服,唠唠叨叨的说着大猩猩又开始跟踪老姐差点被打的半身不遂什么的。
他觉得烦躁,便指挥定春去咬住那副眼镜,自然而然也听见了惯例的“我不是眼镜啊混蛋!”的架子兄之呐喊。
出乎意料,定春还咬了一个卷毛头,那人还没什么事的,满口啊哈哈的请他去喝酒。
来的人没有一个没被咬,桂是一脸幸福升天,结果真的咬的快升天。高杉则是被咬后一脸黑的想拔剑砍狗,然后被神乐踹了出去。
有酒自然会去,然而在第一轮没开始几分钟,陆奥便拖走了坂本。
桂和高杉第一次杠上了,反而自己有些没事干,看着他们用攘夷成就斗酒,而后醉的不省人事。
无奈问店家要来被子,把两人一裹扔床上。完毕后,他搜出高杉的钱包去前台付钱,却被告知已经付清。
知道什么似的,他问店家要来清酒,摞在坐在角落的黑发男人的面前。
“银桑我不欠人酒钱,你那些东西我一口也没喝。”
男人并没有回头,把酒拿过来给自己满上。
“我也没指望你会喝。”
一把抢回酒,他边给自己倒酒边抱怨。
“说的你失恋了似的,银桑我可是什么也不负责哦。呐。”
他将自己的酒皿朝向男人。
男人轻笑,应上了他。
“那么,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我的,我们的歌舞伎町。